Mad.Z

你的名字解释了我大半个人生

疯狂爱情2(下)

顺着前文应该有🚗,但我写的🚗lof都不愿意理我

06
邕圣祐刷开酒店房间后就被按在门板上吻——不,应该是啃。
姜丹尼尔像是饿了三年一样张嘴就咬,丝毫没有章法。邕圣祐嘴唇吃痛,退开来打了他一下。
“你这是饿了多久呀!”
“饿了二十三年了……”姜丹尼尔如实相告,说完还抿着嘴一脸委屈,“圣祐哥,我是不是弄疼你了?可是我没亲过别人……我不知道……”

完了,想着来酒足饭饱的,这一下还要荣升人民教师。然而邕圣祐听见姜丹尼尔说没亲过别人,瞬间又开心了起来。
“没亲过别人?那你怎么对这儿的酒店这么熟门熟路的?”嘴上说着不饶人的话,手却环上了姜丹尼尔的脖子。
“我和几个外国同学一个宿舍,他们夜夜party,我复习不进去,就会出来开个房间。”
“你出来开房学习???”邕圣祐简直震惊,这么一个宽肩窄腰大长腿帅气可爱的男孩子,居然到外面开房是为了学习!
出于不能浪费、不能暴殄天物的传统美德,邕圣祐决定献出自己提升整个社会的资源利用率。

“是啊,来学习啊,城市规划作业好多好难……”
“闭嘴,”邕圣祐伸出舌头舔了舔姜丹尼尔的嘴唇,“如果你不想今天晚上变成学术交流会,现在要继续吻我才对。”

07
从邕圣祐带着姜丹尼尔往床上走的第一步开始,从姜丹尼尔解开邕圣祐衬衫的第一颗扣子开始,他们契合得仿佛多年的情侣。
一个是因为久经沙场,一个也许是因为天资聪颖。
从门口一直铺到床边的衣物,凌乱地刻画出空气中激情的形状。
嘴唇摩擦过皮肤有声音吗?

有的,邕圣祐确信。
姜丹尼尔吻过他的耳廓时,他分明听到了狂风肆虐森林,海浪拍打礁石,火焰炙烤木柴的声音。然而哪一种都不及心脏供血的声音来得响亮。
就在邕圣祐以为要被自己的心跳震聋的时候,另一种声音钻进他的耳朵,神奇地驱散了方才所有的嘈杂。

是姜丹尼尔。

他说:“圣祐哥,可以吗?”
邕圣祐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或是根本没有回答。自姜丹尼尔用手捏着他后颈的软肉开始,他就失去了语言和思考的能力,只有听觉还活跃着,只有触觉还存留着。

姜丹尼尔的声音。姜丹尼尔的温度。

他像自我放弃般卸掉了力气,卸掉了他冷静的头脑,由着姜丹尼尔怎么都行。甚至当自己摔进床垫,成了躺着的那一个,他也觉得还行。
也许这个连亲吻都是初次经历的小孩真的有无师自通的魔力,邕圣祐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散去,剩下的碎片只够感受到那个人。
他的汗水,他眯起来的眼睛,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他的锁骨,他的手臂,他的腹肌。

还有他最亲密的兄弟。

08
邕圣祐觉得自己像小说里写的傻瓜英雄,拿着可怜的盾和剑,去丛林征服野兽。
他拨开草丛,看见沉睡的野兽,那家伙因为他的到来发出的声响而不满地抬头。
它骄傲、狂妄,冲他自大而挑衅般地抬起了头。
他过分瘦弱,而野兽却威武雄壮。

算了,傻瓜英雄最后会被野兽拆吃入腹。
这个角色不适合他。

像是响应这一想法,他忽然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像陷入一整碗的奶油。
刚刚打好的,甜蜜奶油。
这些奶油会做什么用呢?最好是做一些泡芙。柔软外壳包裹着白色奶油,奶油越多越好,要那种第一口咬下去就能品尝到甜蜜滋味的充盈。
而此刻,邕圣祐觉得他自己就是一枚最充盈的泡芙。
由姜丹尼尔亲手制作。
这枚泡芙非常特别,一口咬下去,会迸出七彩亮纸片。
邕圣祐在某一瞬间就看到了满世界的七彩亮片,像黑夜里绽开的烟火,是狂欢的证据。
他最终不得不再一次感叹小孩无师自通的能力。

09
第二天邕圣祐醒来时已经不见姜丹尼尔的踪影。小孩儿只在床头留下了一张纸条,说自己要赶回学校上课,并且留了一串电话号码,要他醒了以后打给他。
邕圣祐从来都是雁过不留痕,这次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道,居然真的认认真真地点开了拨号键盘。
然而没按几个数字,名为“丹尼尔”的联系人就跳了出来,邕圣祐挑了挑眉,拨了过去。
“喂?圣祐哥?”
对面压低了声音,再经过电流的加工显得格外低沉性感,邕圣祐一时间没办法把这个声音和昨晚上的小孩儿联系在一起。
“你等我一下,我出去接。”
又来了,这个声音。邕圣祐甚至光是听着声音就已经脑补出了姜丹尼尔工作以后穿西装的样子。
到时候必须一把扯掉他的领带。

那边窸窸窣窣了一会儿,姜丹尼尔的声音又冒了出来:“现在好啦!圣祐哥,你有没有……不舒服?”
声音又恢复了那股傻气。刚才可能只是不方便接电话声音压低了吧?
“我没事。你在上课吗?”
“啊没,在开会呢。”
邕圣祐想起自己大学时候社团组织开会的场景,嘴角忍不住弯了弯:“你有没有什么要坦白的?”
“啊?……坦白什么?”
“你什么时候往我手机里存的你的号码?”
“噢那个啊……圣祐哥对不起嘛,我怕你不打给我,就用你的手机给我打了个电话,又怕你把纸条弄丢,顺手就把我给你存上了……”
“你怎么解锁的我手机?”
“昨晚你睡着了……我用你手指一根一根试的……”
“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就随便问一下,别紧张呀。”
“不行,你刚才超级凶,把我吓死了,作为补偿,你来接我下课吧?”
“邕圣祐头一回看见这么赖皮的,明明是自己手机被动了,最后还怪他。
然而——
“行吧,你把地址和时间发我一下吧,我来接你,一起吃饭?”
“嗯,我等下就没课了,一起吃午饭吧。”
“好。回去开会吧。我挂了。”
“等一下!”
“怎么了?”
“能给个亲亲再挂吗?”

10
邕圣祐站在莲蓬头下,努力思考着刚才自己究竟是如何对着手机“啵”了一下。等他淋得手指皮都皱起来了,他才恍然大悟地觉得可能姜丹尼尔对他来说非常不一样。
非常,特别,十分,完全地,不一样。

邕圣祐开车到姜丹尼尔学校门口的时候,小孩儿已经在路边等他了。
小孩儿大概是洗了个澡,穿了一件宽松的灰色卫衣,手指蜷在宽大的袖口里,头发软趴趴地盖在脑袋上,整个人特别干净可爱。
邕圣祐打开车门下车,很快吸引了来往学生的目光。他本可以按一下喇叭,或者给姜丹尼尔发条短信、打个电话,但他都没有。他知道他足够吸引人,他就是在那一瞬间产生了毛头小子一样的心情,想让姜丹尼尔知道,他有多优秀。
姜丹尼尔被人群的躁动吸引,顺着看过去迅速发现了走秀一样的邕圣祐。
他走过去,在众人面前炫耀似的揽上他的腰。邕圣祐也没有避开,自然地搭上了姜丹尼尔的肩膀。
等上了车,姜丹尼尔把自己缩进副驾驶,气鼓鼓地摧残安全带。
“丹尼尔今天不高兴吗?”邕圣祐明知故问。
“不高兴!以后你不许这么好看!”
“可是我就是好看呀,那怎么办?”
“可是他们都盯着你看……你是我的人,他们不许看!”姜丹尼尔侧过身来,放过了安全带,接着又认真地把邕圣祐的衬衫扣子扣到最顶上。
姜丹尼尔说得像小学生吵架,手上的行为也特别幼稚,但邕圣祐却觉得心脏被戳中,暖得要命。

不会真的要栽在这个傻小孩儿手里吧?

吃饭的时候邕圣祐随口问了句有没有从他手机里看些别的什么。没想到姜丹尼尔支支吾吾地说确实看到了一些,还说自己要珍藏起来。
邕圣祐问他存了什么,姜丹尼尔却只是笑,什么也没说。

11
过了周末,两人都忙了起来。每天只能发发信息。电话也不一定能打,邕圣祐通常在开会,姜丹尼尔也会因为上课和开会压低声音和他说现在不方便。
然而夜晚时光两个人都没有浪费,有时候是酒店,有时候是邕圣祐家里。
对,姜丹尼尔成了邕圣祐第一个带回家的人。
他们不一定每次都做,有的时候只是互相抱着安稳睡觉。
某天晚上,邕圣祐窝在姜丹尼尔怀里任他逗猫一样挠他下巴,说明天就是开标的日子了,有点紧张,他花了很多心血在这个项目上,很想拿下来。
说到项目就不可避免地提到那个“程咬金”,邕圣祐提起他就来气,好好地干嘛非要插一脚。
“人家也是生意人嘛,自然是要赚钱的。”
“你还向着他说话!”
“好好好,不向着他。圣祐哥特别讨厌他吗?”
“他让我多加了一个月的班!”
“特别讨厌!这个人讨厌死了!”姜丹尼尔十分配合,“不过,我想如果那个人知道你这么可爱的话,他肯定不会和你竞争的。”
“那我必须给他卖个萌,嘤嘤嘤的那种!”
然后他就被姜丹尼尔压在身下交换了一个莫名其妙却缠绵动人的吻。

12
开标那天邕圣祐作为公司代表出席。今天他不光为了结果而来,也想见见那个“程咬金”到底是何方神圣。
“姜总您好。”
邕圣祐摆好表情转身准备会一会“程咬金”,却在看见姜丹尼尔的那一刻彻底懵了。
姜丹尼尔的手伸到面前,他机械般握了握。
他今天穿了西装,打了领带,特别地帅气。和每一个邕圣祐见过的姜丹尼尔都不一样,他冷漠,严肃,气场强大。
邕圣祐仍旧想要扯他领带,但这次是想扯下来然后把姜丹尼尔勒死。
整个过程中,两个人都完美地演出了“初次见面的对手”的样子,礼貌而疏离,在客套的言辞里针锋相对。
但姜丹尼尔听得出来,邕圣祐真的在生气。

13
开标结果是邕圣祐公司中了标。
邕圣祐站起来和其他人握手,最后走到姜丹尼尔面前:“姜总,承认了。”
“不,这是您应得的,是我不自量力了。”

结束了寒暄,没中标的公司代表纷纷离场,邕圣祐留了一会儿和招标公司负责儿多谈了几句。
停车场里没剩多少车了,邕圣祐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以及车前头站着的人。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

“姜总?怎么还没走呀?没开车来吗?我送您一程?”邕圣祐自顾自开门上车,根本没想到姜丹尼尔也厚着脸皮上了副驾驶并且迅速系好了安全带。
“我们谈谈吧。”
“谈什么?谈姜总是怎么一人分饰两角演得超级无敌他妈棒把邕圣祐这个傻逼骗得团团转的?”
“圣祐哥……”
“还叫哥?!”
“可是我确实比你小啊……”又来了,那种委屈的声音和表情。
“姜丹尼尔,等等,你是叫这个名吗?”
“是,除了我大学生的身份,其他都是真的,我以前确实在舞团里跳breaking,也确实是城市规划专业,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也确实在开会……”
“而且……”
“而且什么?”
“我之前也是真的没有亲过别人。”
邕圣祐觉得姜丹尼尔太赖皮了,随便几句话就把他堵得一个屁都放不出来。
“那你接近我是故意的?”
“是,我就是单纯想认识一下我的竞争对手嘛……”
“不许撒娇!好好回答!认识一下干嘛要撒谎?”
“我提前认识了你一下……”姜丹尼尔抬眼看了看邕圣祐,“好吧,我之前调查过你。我一见钟情,行了吧……但是知道你喜欢清纯大学生那个款的,只好投你所好……”
“那这个标呢?你是不是让给我了?”
“天地良心我没有!虽然知道你这么可爱的时候我真的想让给你,但是那时候所有文件都已经交上去了呀,你不是知道的嘛……”
“最后一个问题,你那天拿我手机看什么了?”
“我……”姜丹尼尔见逃不过去,认命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点开相册怼到邕圣祐眼前。
是他相册里存的他以前的照片还有大学时期表演的视频。邕圣祐往后滑了一下,是一个加密相册,名称是“宝贝”。
上一秒还偷乐的邕圣祐下一秒就火大:“看来姜总甜心很多啊,你可要保重身体。”说着就把手机扔了回去。
姜丹尼尔接住,看了眼就知道邕圣祐在生什么气,只好老老实实输入密码,又可怜兮兮地递到邕圣祐面前。
“你看看嘛……”
邕圣祐接过来,满屏幕的他差点让他把手机丢回去。他点开来,一张一张划过去:“你都什么时候拍的?”
有他睡着的时候,吃饭的时候,走路的时候,开车的时候。还有很多特写,眼睛,嘴唇,锁骨。

“我确实得保重身体。”姜丹尼尔抿了抿嘴唇,“都怪你。”

太赖皮了……

“喂,我想吃泡芙。”邕圣祐把手机扔回去,发动了车子。
“买!我们马上去买!我知道城西有一家特别好吃!”
“我想吃你做的。”
“……”
姜丹尼尔从口袋里摸出个东西,塞到邕圣祐手心里。
“我以后,随叫随到。不想吃泡芙的时候也要记得叫我,否则我会伤心的。”
邕圣祐摊开手心,是一把钥匙。
姜丹尼尔趁机把手扣上去握紧:“我重新追你。用最真实的我的样子追你,你一定会喜欢我的,我会让你对清纯大学生意外的人设感兴趣的。但是你只能是我感兴趣。你可以拒绝我,可以解决很多次,但是你最后一定要答应我。我家里的钥匙给你,我的银行卡密码也告诉你。我的车你随便开,我的房子你随便进,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邕圣祐忍不住问。
“你得爱我,超级超级爱我。”

14
邕圣祐方向猛地一打,掉头就走。
“去哪儿?”姜丹尼尔看起来很坦然,完全不怕邕圣祐把他拐去卖掉。
“我现在就想扯掉你领带,把你扣得严严实实的扣子扯开,然后在你锁骨上留下吻痕。”

“还有,我很早就超级超级爱你。”



Mad:
疯狂爱情系列我设定倒是攒了很多,然而刚刚写完第二篇……
丹邕写手真的是神仙写文,我疯狂补档到迷幻…

疯狂爱情2(上)

大学生丹x总经理邕
非常没有新意的扮猪吃老虎的故事…

01
邕圣祐接到黄旼炫电话的时候刚洗完澡准备睡觉,然而电话那头却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大哥,黄大哥,大黄哥,算我求你了行吗?我刚弄完城西那个项目的招标文件,你让我睡个好觉,就当给我庆祝了行不?”
那个项目邕圣祐的顶头上司觊觎很久了,本来他们公司算是十拿九稳,谁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让邕圣祐一顿好忙。
“我就是所以才打电话来叫你过来玩呀。”对面的人觉得自己特别为好友着想,口气理所当然,“我和你说,今天碰上个唱歌特别好听的,可能是附近大学里的……”
邕圣祐听着那边模糊的音乐和说笑声,把自己摔进柔软的床里,瞬间觉得生理和心理都得到了救赎,语气也忍不住软了几分:“不管你今天看上的是男是女,喝了多少酒,开的什么房,都算在我头上行吗?我真的睡了,大黄哥晚安么么哒。”
“诶诶诶!别睡别睡!那个男孩儿和他同学一起来的。”
“哦,那你不亏啊,注意身体。”邕圣祐眼睛都眯起来了,他是真·困得要死。
“说什么呢!我是觉得他同学是你喜欢的款。”
“你可别,我现在酒不足,饭也没饱,就想睡觉。请皇上恩准,放我去睡吧……”
“照片发你了。你看了以后再决定要不要来这里酒足饭饱吧。”
电话挂得干脆利落,邕圣祐听到那边有谁喊了一句“旼炫哥……”。
啧,声音是不错。
邕圣祐还没来得及感叹完,聊天软件里就显示了一条消息。是黄旼炫发来的照片。
邕圣祐眯瞪着眼睛瞄了一眼,然后马上从床上弹起来把电话拨了回去。
“你们在哪儿?”
“哟,不睡觉啦?”
“我想了一下,还是要酒足饭饱才能好好睡觉。”
各种意义上的,睡觉。

02
邕圣祐开车过去的时候被冷风一吹有点清醒过来了。刚刚收到的那张照片糊得要命,不知道的以为黄旼炫帕金森发作的时候拍的,加上酒吧里灯又暗,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邕圣祐只瞧见了那双大长腿和太平洋宽肩,还有快要溢出屏幕的傻傻的笑容。
大学生,干净单纯,身材巨好。邕圣祐最喜欢这一挂的。黄旼炫也了解的非常清楚。
“万一长得不好看怎么办呀?”邕圣祐撅了撅嘴,但随即选择相信黄旼炫的审美。

等到了酒吧,邕圣祐随手抓了个服务生就问黄旼炫在哪儿。服务生说今天黄总很奇怪,一直在舞台旁边的卡座里坐着,接着又笑着说邕总好久没光临了。
邕圣祐没搭理他的奉承,挥挥手让他走了,自己往舞台那儿走,心想这次这个会唱歌的可以呀,本事挺大,黄旼炫跟着了道似的。
还没走到卡座,黄旼炫先看见他了,立马站起来给了他个拥抱,顺带着勾着他肩膀给卡座里另外两个人介绍。
“来,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特别好的朋友,邕圣祐。你们叫哥就行。这位是金在奂,是今天酒吧的临时驻唱。还有这位,姜丹尼尔,在奂同学。噢对了,他们都是附近大学的学生。”
邕圣祐看了看金在奂,饺子脸,长得怪可爱的,怪不得黄旼炫喜欢。邕圣祐冲他笑了笑,主动伸出了手:“在奂你好,我是邕圣祐。”
“圣祐哥好。”刚才电话里叫“旼炫哥”的果然是他吧。
等和金在奂握了手,邕圣祐又侧头去看旁边站着的姜丹尼尔,本来盯着他看的小孩儿瞬间低下了头。
“丹尼尔?”
“啊?”被点名的小孩儿愣愣地抬起头来。
“你不准备和我握一下手吗?我这样好尴尬呀……”邕圣祐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自己抬起来的手。
“啊不好意思!圣祐哥好,我是姜丹尼尔!”
“本名?”
“啊?是呀,哥不是本名吗?”
邕圣祐被那一双豆豆眼逗乐了:“是本名是本名,你名字挺洋气呀?”
姜丹尼尔没说什么,挠着头“嘿嘿嘿”傻笑。
黄旼炫一看就知道今晚有戏,忍不住开始盘算要问邕圣祐拿什么报酬。他低头在手机上戳了两下,发了条信息给那边聊得正欢的邕圣祐。
“兄弟,一辆越野不讲价。”
邕圣祐看着眼前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姜丹尼尔:“成交。”
黄旼炫收到短信,脑子里已经和金在奂开着新车绕城一周了。迅速拉着金在奂起身:“在奂要上场了,我们先去准备,你们慢聊!”
“啊?可是我没……”金在奂一脸懵逼地被拉起来,在接收到黄旼炫、邕圣祐和姜丹尼尔的三重视线攻击后迅速领悟,“对对对!等会儿听我唱歌啊!”
表演早结束了还听个鬼。

03
少了两个人,卡座突然安静下来。
邕圣祐用余光看着姜丹尼尔,小孩儿可能是第一次来酒吧,看什么都新鲜,这么半天了眼睛还是四处乱转,就是不看自己。
“你第一次来?”邕圣祐给自己倒了杯酒。
“啊?我吗?”姜丹尼尔把目光从旁边的舞池里移到邕圣祐身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邕圣祐心想“这儿还有别人能问吗,这个孩子长得好看可别是个傻的吧”,但面上却仍然温和地点头。
“这里是第一次来……”
“这意思是去过别的酒吧?”
“嗯,我是今年来这里交换的,之前在釜山念书,去过那里的酒吧。”
啊,刚来呀,怪不得邕圣祐没见过。
“今年大几了?”
“大三了。”
“学的什么专业?”
“学建筑和城市规划的。”
姜丹尼尔问什么答什么,丝毫没有找话题的觉悟,邕圣祐虽然喜欢单纯的,但也禁不住这么单纯没劲。
“你多说点话嘛,我虽然比你大,但还没有到没法交流的地步吧?”
“那……”姜丹尼尔抿着嘴挠了挠头,“圣祐哥是做什么的?”
“……”邕圣祐简直要被气死,这小孩怎么这么木讷呀,“我是做房地产的。”
“哇!哥!我们以后说不定是同行呀!”
“丹尼尔,我好不容易结束工作想来这里放松,我们就不聊这些了好吗?”
“哥……我是不是有点无聊?”
岂止有点。
邕圣祐没说话,又抿了口酒。
“哥,能让我也尝一下吗?”
“以前没喝过酒?”
丹尼尔如实摇头:“以前去酒吧都是去表演的。”
邕圣祐点点头:“我说呢,你这样也不像经常去玩的人。”
“那哥能让我尝一点吗?”
“行呀。”邕圣祐放下自己的杯子,想挑种酒精度低的给丹尼尔倒。
“不用新开啦,我就尝一下。”说着拿起邕圣祐的杯子。
邕圣祐看着他拿起杯子,凑到嘴边的时候手腕往里转了一下,把嘴唇对准了刚才邕圣祐喝过的地方。

该死。

04
姜丹尼尔喝酒的时候眯着眼睛,邕圣祐觉得那个眼神性感得要命,悄悄吞了口口水,尽量找话题让自己不那么尴尬:“你之前在酒吧表演什么?”
也许是酒的度数太高,姜丹尼尔皱着眉头舔了下嘴唇:“我是舞蹈社的,表演breaking。”
“你会跳舞?我大学的时候也是舞蹈社的,不过我跳popping。”
“圣祐哥,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不管是舞蹈还是专业知识。”
也许是酒上头了,姜丹尼尔歪在沙发上,大手一下拍在邕圣祐腿上,还顺带来回抚摸了几下。
邕圣祐简直要骂人,怎么喝了酒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没有趁人之危的爱好,想着去找黄旼炫和金在奂把这个上头的送回去。
“丹尼尔,你喝醉了。你等一下。我去找你同学送你回去。”
“不要。”姜丹尼尔伸手抱住了起身的邕圣祐的腰,“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邕圣祐觉得自己真的要骂人了。少年的身体很热,温度从环在腰上的两条胳膊源源不断地传来,褐色的头发还在他胸前蹭,嘴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着话。即使隔着衣服,邕圣祐也感觉到了他嘴唇的开合。
“丹尼尔……”
“圣祐哥……”丹尼尔用力扶了把邕圣祐的腰好让自己站起来,随即又跟醉得不省人事一样把脑袋搁在了邕圣祐肩膀上,“有没有人说过……”
“嗯?什么?”邕圣祐没听清,侧头凑近了一点。
“你这里的三颗痣超———级……”姜丹尼尔停顿了一下,原本垂在身侧的右手悄悄滑进了邕圣祐的手心,温柔又坚定地同他十指相扣。
“性感。”
像是要印着他的说法,姜丹尼尔侧头亲了那三颗痣。
邕圣祐感受着手心和脸颊的触感,十分想要收回之前自己说这个孩子木讷的话。

05
“圣祐哥为什么都没有反应呀……”姜丹尼尔放开邕圣祐,想再拿酒喝,却被邕圣祐拉住了手腕。
“喂,丹尼尔,你别太嚣张噢。”话是这么说着,邕圣祐的手指却明目张胆抚过姜丹尼尔的手背,又重新把手塞回他手里。
“我觉得我可以嚣张呀,因为……”
眼前的人嘴角勾着得逞的笑容:“我觉得哥好像有点,太喜欢我了。”
邕圣祐没否认,心里默默调高了要送黄旼炫的越野的价格。

“哥……我们现在,逃跑吧?”



Mad:
疯狂爱情系列第二篇~这个系列是独立的小故事,用来放我喜欢的设定
科学的可塑性太高了,两人适合好多设定(脑子里八百万写出来八百字)

我觉得我现在应该马上跪下来感谢各路神佛,没有准备完全的AC推迟了,这意味着我有更长的时间来好好准备。

接下来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好好抓紧吧。


我是真的,很喜欢那份工作啊。

疯狂爱情

大纲速打 之前做过的梦要留给科学~


01
邕圣祐刚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窗子突然被大力破开,一个穿着一身黑的男人从窗外翻进来摔进他今天刚换上的白色床单。
“不去医院……不许报警……”那人说完便昏死过去。
邕圣祐没理他,眼里只看得见白色的床单被血浸湿。
好烦,明天又要洗床单了。

02
姜丹尼尔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天还是黑的。周遭环境很陌生,昨天晚上被帮里的人从市里追杀到乡下,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只能破开了就近的一座小房子的窗。
他虽然是个道上混的,可从不干欺负普通老百姓的事。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吓到人家没有。毕竟大晚上的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翻进自家窗户,不被吓着才怪。
血……?
姜丹尼尔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就套了条陌生睡裤,胸口的受伤的伤都被仔细包扎好了。
是去了医院?不可能,这里离正规医院太远,而且没道理去了医院再昏着的自己送回来。
那是请了医生?也不会,附近没看到小诊所,昨天那么晚了,大夫也不见得愿意来。
那是……

03
“你醒了?”门外走进来个人,把一碗粥放在床头柜上,“喝吧。”
姜丹尼尔想问自己睡了多久,却总觉得像是电视剧里的桥段,对面这个人会马上回答说“三天三夜”。但他没忍住,还是问了。
“你昨天十一点睡的,现在晚上九点了。22个小时。”
他用的是“睡”。
他没用“晕”也没用“昏”,好像姜丹尼尔就是他的一个朋友,在聚会里喝了点酒,睡了个痛快。
”我的伤……”
“我帮你弄的。”
“谢谢……”
“没事。”
“那个什么……”
“?”那人扫地的动作停住了,抬眼等着姜丹尼尔的下文。
“我是说…你技术挺好……”
“……”

04
“我房子总共就一间卧室,你怎么做租客?”
“我租你的沙发。”
“算了,你这还一身伤呢。你睡床吧,我去睡沙发。”
“为什么非要睡沙发?”
“?”
“我是说……”
“?”
“我是说…你床挺大的……”

05
“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
“我来路不明,第一次见面就浑身是血。你的租客是个危险人物。”
“说到危险,你晚上睡觉磨牙打呼说梦话,还老喜欢变姿势,我在睡梦里被你踹下去的时候是挺危险的。”
“………”
“这是你和我说过的最长的话了,你本来就这么不爱说话吗?”
“……”

06
“姜丹尼尔,这已经是我这个星期第四次去买软糖了,你真的不能再吃了!”
“我不!”
“那你自己去买!”
“我不!”
“那你少吃一点!”
“我不!”
“除了这句你还会说什么?”
“圣祐哥给我买软糖吧拜托你了~”
“……”
“不许撒娇!”
“我不!”

07
邕圣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脸色奇差无比。
姜丹尼尔自从误打误撞进了这座房子,就没看见过邕圣祐慌乱——哪怕自己浑身是血地从窗户翻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
“……”
“丹尼尔…如果,我很快要死了呢?”
“……”

08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这只手指总是贴着创可贴吗?”邕圣祐撕开那一圈卡通创可贴,“因为这一节之前被切掉了啊…”
“我知道你是帮派里的人,你闯进来的那个晚上我就找人调查过你了。
“你应该是我之后第一个能活着逃出来的人。
“丹尼尔,我总觉得命运弄人……他们让我在外面自在这么久,最后还是没办法继续忍下去。
“今天我在街上,感觉有人在跟踪我,是生面孔,但是我看见他的刺青了。我觉得他是故意不穿上衣让我看到的。”
邕圣祐把衬衫扣子解开,露出第一根肋骨上的刺青,然后又抬手把姜丹尼尔的衣服也撩了起来,露出同样底纹的纹身,只不过他自己的是“邕”,姜丹尼尔的是“丹”。
“为什么选这个字?”
“我不知道…大概一片丹心,在等一个人。”

09
“姜丹尼尔。”
“是。”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生命马上要结束,你会做什么?”

“我不开玩笑。
“邕圣祐,我们接吻吧。”

重看了一遍《初恋这件小事》,哭得超级惨

小水用挂着纽扣的笔写一大堆习题的时候,哭得最惨

好像看到自己…

又好像完全不是自己…

我也有这样边写作业边为那个人哭的时候

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为他做什么样的付出

可我现在真实地羡慕

羡慕能够有一个让我喜欢的人

因为他的出现,我感到甜蜜、害羞、伤心、失落

这些情绪真实而强烈

我很久没喜欢过谁了

我真的很羡慕

晚上又把Mike的置顶文章看了一遍,觉得心静了很多。
我知道我在我优秀的大学里头算不上最优秀的那一级,但是我在踏踏实实地过自己的生活走自己的路。
我将来要从事的是财务方面的工作,因此不要被金融行业的种种诱惑,从而变得太过贪心。
资本家付的每一分钱都浸着血汗泪。
不抱怨,认真努力。
既然学习了ACCA,就好好学它。除了考试通过,要领会它的整个体系。
既然有了自己亲睐的职业,也知道努力的方向,就每天订下计划扎扎实实地做。
我总是太容易被外界干扰而静不下心来。
耳根子太软觉得别人说的似乎都有道理。别人尝试的东西我就总想着我是不是都去试一下比较好。
没有什么是绝对好的,我的时间只有这些,要懂得权衡和舍弃。
睡吧,晚安。

对于发生的事
我总是觉得自己发表不出什么评论
我既觉得一味的嘲讽批评不可取
又觉得一味的赞成支持也不可取

我希望能够多看到来自各方的评论
这样可以留出我自己思考判断的余地

另外
总有我不了解的领域,而且这样的领域还很多
对于信息不足以及信息超载的情况
我总感觉到无力感

但并不是说就不能发表自己看法
看法当然需要发表
沉默有时不是好事

希望大家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真的赶快看医生
早点治疗总是最省时省力的
还有耳鸣不是小事
引起的原因很多而且非常可能是发炎了
真的注意休息 不要熬夜
大家一直都身体健健康康 开开心心
(顺便一说 这个耳科医生真帅

有些事真的只能自己承担,自己默默完成
越和别人倾诉心里越乱,情绪越糟
不是什么事情都是说出来就会舒服的
也有事情越说越不舒服
尤其是那些你自己有清晰认知,只是存在逃避情绪的事